修炼为了好好学习而把脑洞写出来的曲线救国法

关于

致吾友

如果我说要来看你

你不要着急

初雪送到的信

大可梅子青青,方启


我没搭上融雪的风

也错过布雨的云

若我至日,眉含霜雪

那是北方的潮汛和春息


我只能,布衣草履

蹒跚着去找你

春相南生,含苞、或是吐露的花朵的姿势

都是我,朝着你,日夜兼程的样子


若是我,至日,褴褛衫衣

万望你不要嫌弃

即使我,衣不蔽体

也有一腔赤诚,朝你于芳草十里


#接下来将是于我非常艰难的一段日子,小甜饼暂时是没有空写了。老福特也拜拜一段时间


May I survive


and aftermath my friend,let...

疯狂约会美丽都

小甜饼#


一发完#


最初是隐隐的震动。


接着屋里的摆件会微微地晃动,陶瓷的碗碟相互敲击,老旧的屋椽和拼木的墙壁都开始吱吱呀呀地挤压,林涛的下巴搁在窗台上,所以他的牙也相互磕巴作响。


然后,是一声,清亮悠长的鸣笛。


林涛就很兴奋地把脑袋探出去,中气十足地吼:


“秦———明!今天也准时到呀!”


一般秦明都不理他,轰隆隆地擦着脸就开过去了。


秦明是一辆绿皮火车。


林涛是钉子户家里的狗。


每天林涛有三件大事。捡报纸,吓邻居的猫,和秦明打招呼。


林涛成为这个家里奶狗的第一天,被他的人类抱到窗台来——那时人类还很...

闻香识美人

小甜饼#


一发完#


>>>


林涛的觉醒是在初二。


同样猝不及防的还有他的初失恋。


那天他觉得鼻子有点不舒服,略痒,归结于柳絮天就没在意。


课间正凑堆玩着卡牌,突然听见声音喊他。


“涛哥,有人找!”


回头越过一帮嬉皮笑脸的狐朋狗友,林涛瞅见了门口含羞带臊的隔壁班花。


班花白净娟秀文静大方,林涛其实也早有留意。此时不由得小心脏里桃花朵朵开,勉强保持着面上的正经走出去。


班花把他带到人少的楼梯拐角。少女情窦初开,紧张从心底涌...

巧克力轶闻

也叫绯闻巧克力(雾


>>>


你若要问旧金山消息最灵通的地方是哪,百分之十的人偷偷摸摸跟你比划一个看不懂的黑市手势,百分之五的人问你是不是想进局子了,还有百分之八十五的人会毫不犹豫地跟你说:想听八卦呀?那去爱丽丝糖果店啊。


爱丽丝糖果店,是旧金山最甜蜜和最梦幻的店。它不仅有着童话一般的装潢,宫殿一样的格局,最重要的是它有着数都数不清的糖果甜品,从甜甜圈到巧克力,无数你叫都叫不上名字的花花绿绿的点心,像魔法山丘一样堆在店铺的各个角落里。当然还有一点,爱丽丝糖果店有着最喜欢听八卦的老板娘。她有很多的钱又很喜欢甜,所以开了这家店;虽然生意超好但她又觉得很...

业务冲突请协商解决

突发有病


小甜饼#


一发完#


>>>


李懂从小就喜欢星星。


是那种可以半夜从家里偷跑出去在麦田中央一个人痴痴地看到天明的那种喜欢。


所以当他上了大学找兼职的时候,发现竟然有个地方在招“守星官”,也顾不上招聘启事那可疑的印刷和不明所以的地名,就立刻满腔热血地去了。


接着李懂就明白了:年轻人,是要为冲动付出代价的。当他好不容易按照启事上的公交路线坐到了荒郊野外的终站,就发现自己并不知道“月亮山”是个什么地方,Google地图也在勤勤恳恳转了几圈之后显示查无此地...

当他坠落

夹心饼干#


一发完#


林涛把门摔上的那一刻,就后悔了。


就像画痴毁了藏轴,瓷迷磕了建盏。他心里陡然涌起慌张和悔意。


但鼓动他出门的那股气仍然顶在胸口,因此他只是在楼道里静静地站了一会,就转身,投入了龙番的冬夜。


时近大雪,寒气渐盛。天空密布彤云,因此在黑幕上隐隐地显出晦暗的红色,仿佛浸透了血液的绸布。林涛漫无目的地走着,感受到方才还涨溢欲裂的情绪已经消散,只剩下令人无措的空虚。他不自觉搓搓手指,急切地想要抽一根烟,摸遍全身却发现把火机落在了家里。他几乎懊丧地苦笑出来,就近寻了张长椅坐下,干叼着烟,直愣愣仰头盯着天空。...


浮生一日

小甜饼#


一发完#


00:23


枕头上没有人。


从毯子里伸出只手胡乱摸索了一阵,够到遥控器,“嘀”。空调上微弱的绿光应声而灭,扇叶发出一声轻柔的叹息,归于沉寂。


是万物安眠之时。


2:57


一半的毯子在地上,一半搭在林涛背上。


半个林涛在秦明身上。


4:00


四分之三的毯子在地上。


拖鞋擦地声,亮灯,水声,灯灭,擦地声。织物摩擦声,重物陷入床铺的声音。


全部的毯子在秦明身上。


整个秦明在林涛怀里。


6:30


猝死的闹铃。


房间里窄窄地漏进了一道晨光,悄无声息地攀援在裸露的脊背上。


毯子...

男子汉的恋爱关键词

1)关于苦战


—嗷,爆豪你干嘛又敲我头啦?

—还好意思问?区区练习赛你还折腾得这么狼狈!

—哎,好严厉!可是我很努力才赢了...唔!!

—…所以老子还要亲你一下。


2)关于顺序


—嗯,爆豪吃鲷鱼烧原来是鱼头派啊?

—?

—就是先从鱼头开始吃起啦。

—这种小地方谁会在意啊笨蛋?!而且肯定是馅多的鱼头比较好吃吧?

—哦,有道理!那我的鱼头也给你!


3)关于反差


—嗯?爆豪的发型原来不是靠发胶的吗?

—哈?发胶那种东西谁需要啊,当然是天然的好吗!

—可是明明很软哎……

—别摸啦!软啊硬的谁知道啦,去问...

[主切爆]Hatch(孵化)(二)

哨兵向导AU


年下#


(2)


“切岛,这边!”


上鸣压低声音,隐蔽地招手,看着他的死党偷偷溜进队伍里,顶上他预留的空位。


“你怎么才来?入学典礼哎你都迟到。”


“抱歉,有点事耽搁了。”切岛是一早去了精神鉴定科,却发现还没开门,来回误了时间。“我错过了什么?”


“那倒没有,就是些场面上的话,不过马上要介绍教官了。”


上鸣话音刚落,新生哨兵向导们就发出了一阵骚动。两人往前台看去,果然是教官们出场了。...


写报告要贯彻发展观

小甜饼#


一发完#


 >>>


马克思说:真理是不断发展的。


林涛深以为然。


好比他发现,秦明吃东西其实挺怕麻烦的。


一开始秦明拿手术刀煞有介事怼小龙虾的时候,林涛以为他是个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就任他去了。后来有一次,他随手给秦明剥了两只,结果直到餐毕秦明都没有再动过手,默不作声地等着投喂,林涛才有些反应过来。


林涛举一反三。在秦明看书的时候往他嘴里送剥好的碧根果——之前一直受不待见的——秦明眼都不抬,手下利索地翻着...

1/4

© Revenzori | Powered by LOFTER